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银行

旗下栏目: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

银行开放生态圈构建 数字化转型成为主流

来源:未知 作者:young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5-27

  “上市银行一方面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,希望通过云服务对外输出银行核心业务能力;另一方面,加深与其他垂直领域的合作,融入生态、赋能生态,提供全新金融服务体验。”在5月15日发布的《中国上市银行2018年回顾及未来展望》报告中,安永会计师事务所(以下简称“安永”)如是总结上市银行在过去一年里的科技建设进展。

  对于正在进行中的数字化转型,各家银行有着独具特色的方案和实践。不管是从建设开放银行到构建平台生态的大布局,还是从科技重塑网点转型到科技助力普惠金融的具体实践,银行系的数字化转型之路值得关注。

  开放生态圈构建成为主流

  “未来银行的金融属性将进一步下沉,社会属性进一步凸显。竞争也将从过去抢占存款变成抢占社会痛点,因为痛点就意味着需求和机会。” 5月9日,在深圳召开的“金融数据治理与应用研讨会”上,建行信息总监金磐石说,“建行针对B端(企业端)、C端(用户端)、G端(政府端)痛点,积极构建平台生态,并将金融服务嵌入平台,达到获客、活客、留客的目的。”

  “建行做这些不是要转行,而是不忘初心通过平台生态提供金融服务。”金磐石表示,平台生态是共享经济,参与各方都能在平台中得到利益,只有这样的商业模式才是可以持续的。通过建立平台生态,并将开放的金融能力嵌入平台,建行正积极拓展平台引流、场景嵌入等生态获客新模式。

  民营银行也很重视生态圈的构建。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党委书记、行长李南青表示,微众银行在去年全面升级金融科技的发展战略,定位于作为“分布式商业基础设施提供者”,在开发完善各类金融科技技术的基础上,不仅将这些技术用于自身的业务和产品,而且积极向国内外合作伙伴输出,通过开源代码、免费软件、开放接口等不同形式的合作,连接多方致力于共同构建一个平等、共享、透明、智能、共赢的分布式商业生态圈。

  事实上,工行、建行、招行、民生、浦发、微众等各类型银行都在实践开放银行的模式。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,未来,开放银行模式将成为所有银行的主流发展方向。

  安永认为,开放银行的核心竞争优势在于,通过面向生态,开放标准API接口,颠覆传统模式,无界、无限、无感地提供场景化服务,使客户在产生金融服务需求的第一时间、第一触点获得满足。

  “开放银行不是银行数字化转型之路的拐点,而是为了解决自身资源瓶颈的一种选择。”安永金融服务合伙人姜长征表示,开放银行的技术标准制定与技术路线实施并不是最大的难点。更多银行在探索的是,如何由0到1引入“生态”这一理念;如何积极响应监管动态;在新金融业态下打造全新运营模式,如何结合自身现状与业务发展目标,内化出个性化、特色化的开放银行构建路径、推行战略及检验标准。

  数字化经营践行普惠

  “每年年底都有大量农民工面临讨薪难题。农民工干了一年活,回家过年时拿不到钱,甚至为了讨薪还闹出很多命案。” 金磐石说。

  为此,建行推出“民工惠”产品,帮助农民工解决讨薪难题。“现在建行、开发商、施工方、农民工组成一个体系,保证工资额充足,不被挪用,保障农民工的工资可以按月结算。” 金磐石向《金融时报》记者介绍说。

  依靠科技赋能,建行大大提升了服务普惠金融的能力。截至2018年年底,建行普惠金融贷款余额达6310亿元,较上年新增2125亿元;普惠金融客户数119.19万户,较上年新增47.74万户,而贷款不良率控制在1%以下。

  出生草根的民营银行也借助数字化东风提升服务普惠的能力。李南青表示,未来,微众银行将继续坚持分布式商业架构,让商业活动中的供给商和中间平台商在生产、管理、经营、服务等方面实现充分的“分布式”和去垄断化,让中小微企业真正成为商业价值链的主角,从而激发经济增长动力、广泛提升就业、鼓励创业和创新。

  浙江网商银行行长金晓龙表示,通过合作撬动了更多金融机构一起更好地服务小微,并与众多合作伙伴一起,通过联合风控、联合放贷等方式,共同服务实体经济中不同规模的企业,打通金融服务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科技赋能网点转型

  一直以来,网点都是银行金融科技应用的“试验场”。安永报告显示,2018年上市银行继续推动网点布局优化和智能化改造升级,加强各渠道融合,以客户为中心尝试更加多元化的服务,网点定位加速向营销型转变,人力资源配置全面优化。

  其中,大中型银行网点数量整体下降,提升对重点区域及主要客群的服务供给能力,线上化趋势明显,大力布设智能化设备、改造现有流程和客户服务模式。

  同时,网点员工也随着网点转型向综合化及营销化过渡。截至2018年年底,上市银行员工总数为247.96万人,较2017年略有所下降。与2017年相同,规模下降依旧体现在6家大型商业银行上。2018年年末,大型银行员工总数合计183.9万人,较上年减少2.7万人,降幅1.45%。股份制银行、城商行和农商行员工数量继续增加。营业网点柜员、运营操作人员、管理人员等减幅明显,而增员普遍出现在业务条线、信息科技、风险合规等领域。

  对此,各行均在积极推进人力资源优化工作,通过招募关键人才,员工再培训,帮助员工掌握新技能,转岗新业务,培养与时俱进的人才队伍。

  “未来银行业的竞争,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。银行只有加强人才的培养和布局,完善人才的激励和考核,做好员工的职业生涯规划和职级晋升通道设计,帮助他们掌握保持未来竞争力所需的多种技能和经验,才能在市场激烈的竞争中保持不败。”姜长征说。

  科技也提升了银行业的人力资源管理效率。金磐石表示,在推进金融科技战略的进程中,建行建立员工业绩计量系统,实现团队和个人业绩计量,甚至跨一级分行的团队营销都能做到准确计量。可将总行重大营销任务分解到机构、团队和个人,将全行战略高效传导至一线员工。

  建行还打造了“慧视”系列产品体系,为各级管理岗位提供“智慧可视”的管理决策支持视图,通过手机APP即可随时查看最新经营信息。“比如针对支行行长,通过手机APP即可查看上一日客户存款大额变动情况,及时安排客户经理寻找原因并进行补救。” 金磐石说。

责任编辑:young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15 新闻资讯门户站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 技术支持:748883982

电脑版 | 移动版